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Vợ thủ dâm móc lồn trước mặt chồng- Phiên bản người lớn trực tiếp

文章来源:范逸臣   发布时间:2022-01-20 12:43:05  【字号:     】  

  原标题:降级的大厂年终奖:去年一台华为手机,今年文化衫加自热火锅

  来源:时代周报

  大厂的年终奖有多疯狂?

  12月8日,一位认证信息为某大厂员工的用户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听来的各大厂今年的年终奖,有点卷起来的意思了”,同时还列出了网易、小米和腾讯的部分年终奖规划。

  其曝光的截图显示,网易《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项目组年终奖高达888888元;第三季度盈利780.6亿的小米,智能工厂技术部门年终奖则发8个月工资;腾讯《英雄联盟》项目组更是惊人,年终奖每人120万元现金,在此基础上还会有阳光普照和股票的叠加奖励。。。。。。

  “没有这么多”,一名腾讯手游部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员工未透露具体金额。另一位接近游戏部的员工称,“反正双位数分量的月薪,外加公司股票和部门额外奖金”。

  接近网易游戏的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了网传的哈利波特项目组年终奖,“确实是真的,但首月23亿流水的游戏,一人分个88万不过分吧”。

  《哈利波特·魔法觉醒》是今年热度最高的游戏之一,这也让游戏项目组员工站在年终奖顶端

  网上人人骂大厂,现实人人想进厂。大量网友直呼“羡慕”,但也有部分网友指出,“互联网两极分化严重,拿高薪年终奖的人毛鳞凤角”“谢邀,刚被裁,别想骗我再进厂。”

  一位非游戏线的大厂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去年年终奖人均一台华为,今年是自热火锅加两件文化衫。自热火锅还没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文化衫倒是拿到了”。

  早在半个月前,众多互联网大厂被曝裁员,有员工在拿到年终奖前就已经被裁;也有的在寒冬之下,自愿放弃十万年终奖也要跳槽调岗,寻得一份安稳。

  在外界看来,互联网大厂正在经历一场寒冬。而裁员过冬和热火朝天的年终奖,也许都是大厂真实的一面。

  “塔尖”

  近些年,每到年底,很多人被大厂年终奖刷屏。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公开报道发现,“2021陌陌线上年会指引”显示,去年底陌陌的正式员工每人收获一个年终奖礼包,包括市场价10099元的iPhone12 Pro Max 256G;腾讯给特别贡献员工派发了“阳光普照奖”:每人100股公司股票,根据当时腾讯的股价,折合人民币超过6万元;字节跳动则是给每个员工发了588—6888元的过年红包。。。。。。Vợ thủ dâm móc lồn trước mặt chồng

  更早之前的互联网黄金时期,百度CEO李彦宏曾在2015年公司年会上宣布,有员工年终奖拿到了50个月工资。同年,有阿里员工自曝在年底拿到了15万的年终奖和3000股股票,当时相当于100个月的工资。

  在今年互联网大厂裁员瘦身、降本增效的背景下,爆出的120万元、888888元天价年终奖集中在游戏项目上。

  今年冬天,存粮变少了

  “游戏部门是2021年各大厂年终奖的‘塔尖’。营收在各项业务中最好,以腾讯为例,游戏业务赚一个月,就够PCG事业群亏一个季度。”来自某一线大厂的王涛说。据多位大厂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参考了薪资待遇和前景综合排序后,部分大厂内部默认了一个金字塔阶级:最顶上的三层分别是游戏/社交平台、投资战略部门和云业务。

  不止是大厂的游戏部门过得好。某二线游戏公司的员工冯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公司某项目组开发的游戏,在韩国月流水人民币过亿,项目组年终奖为1亿元人民币,由组内几十人分。

  在冯浩看来,游戏公司发出几十个月工资的年终奖是很正常的现象。“很多游戏公司不仅有年终奖,还有半年奖。毕竟几百万玩家养着几百号人。”

  据了解,游戏公司程序员的年终奖与公司利润直接挂钩。最普通的也能拿到十几个月薪,当业务与公司盈利联系密切时,还会有高额奖金包激励,而不可替代的技术“大牛”还会有股票、期权作为年终奖励。

  “现在手游市场内卷严重,有些游戏就一两年寿命,发年终奖时当然会更‘用力’。”冯浩认为,游戏研发的高利润、高回报,是其成为年终奖“塔尖”的原因。

  “冷暖”

  与上游令人咂舌的年终奖相比,金字塔下层的温度就要冷得多。

  “这年头to C的业务越来越不好做了,基本就是比谁亏得少。我已经不再奢望年终奖有多少了。”看着锐减数千人的事业群,一位大厂内容部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该员工透露,自己所在的底层业务线的年终奖据说在0.8—4个月薪之间。按照该部门2万元的平均月薪计算,大约为1.6—8万元,“游戏业务的年终奖几乎是我们的十几倍”。

  “互联网大厂年终奖两极分化很大,要么真香,要么很惨。”王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处于互Vợ thủ dâm móc lồn trước mặt chồng联网行业金字塔的底端,今年组内事故多,年终奖只有0.8个月的薪资补贴,加起来不超过2万。

  根据36氪联合库润数据和脉脉发出的调查数据,2020年,互联网从业者“从未有过年终奖”的比例达8.49%,与金融、法律、生化环境材等行业相比,占比最高。其次,25.3%的互联网从业者年终奖在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上的也有2.9%,但同时,低于1000元年终奖的人足足有23.1%,差距也很大。

  “怎么也要想方法逃啊,底层的水温太冷了。”自去年拿到的年终奖在厂内垫底,王涛便萌生了离开的想法。数据显示,44.88%的职场人选择了“重拳出击”,年终奖不到位就跳槽;17.23%的人虽然不会当场离职,但会在心里埋下不满的种子,成为跳槽的理由之一。

  “年底跳槽”话题也于近日冲上了职场社交平台脉脉的热榜第一,在选择年底跳槽的主要原因中,“希望能涨薪”为最主要原因。

  冯浩决定再忍忍。

  “大环境不理想,此时跳槽需要承担不少风险”,冯浩表示,至少等到明年开春再说,“况且年终奖也不是每家公司都有,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工作”。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白领年终奖调研报告》指出,2020年全国白领年终奖平均值是7826元。年终奖过万的人,只有29.2%。也就是说,拿到1万块钱年终奖,就战胜了全国超过70%的上班族。

  除了在年底跳槽外,许多人选择了“调岗爬坡”。在隐形的阶级下,大厂内部的员工大多想通过内部调岗,爬上金字塔前三层。王涛所在部门的中层领导,为了换到一个更有前景的部门,甚至放弃了原部门几十万元的年终奖。

  但换到“塔尖”就高枕无忧了吗?年年上热搜的大厂年终奖还能顶多久?王涛说不准。

  “我们以前常说,互联网就是招10个人,做40个人的活儿,发20个人的工资。而如今红利已经渐渐消失。”王涛认为,能在互联网大厂拿120万年终奖的只是凤毛麟角,更多的大厂打工人还在底层寒冷的水温中挣扎。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涛、冯浩为化名)

专题推荐


© 1996 - 2021 希世之珍网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陈塘路